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干赢国际手机网页版

企鹅·肖像 Marsha 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时间:2018-09-05 18:45:47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肖像  浏览:84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或许最让爱书人感到焦虑的莫过于“读不完书”这件事情了,不为别的,只因为有太多的好作家、好作品迫切地需要我们一探究竟。在定期更新的新开栏目PenguinPortrait(企鹅肖像)中,我们将在每期为大家介绍一位重要的当代西方作家,包括其生平、作品等等。或许我们无法在有限的篇幅中尽述一位作家的独特之...

  或许最让爱书人感到焦虑的莫过于“读不完书”这件事情了,不为别的,只因为有太多的好作家、好作品迫切地需要我们一探究竟。在定期更新的新开栏目Penguin Portrait(企鹅肖像)中,我们将在每期为大家介绍一位重要的当代西方作家,包括其生平、作品等等。或许我们无法在有限的篇幅中尽述一位作家的独特之处,但我们希望通过介绍为读者们打开阅读视野、寻找新的阅读方向。若能从中觅得与你契合的声音和灵魂,那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  乔治斯坦纳在1965年的《文学与以后的历史》一文中谈论到了新时代文学发展的方向。自史诗、诗歌之后,西方文学又一重要体裁——小说也将度过它的黄金时期。引申布莱希特关于说教性戏剧的理论,斯坦纳对戏剧抱有极大希望,他认为“相比于其他文类,戏剧的技术形式更符合新兴大众社会的手段和需要。戏剧能够颠覆作家与大众、作家与一般共同体之间那道间离的壁垒。在剧场中,人既是他自己,也是他的邻居。”简言之,戏剧为作者和观众创造了一个“开放”的空间,在戏剧发生的同时,观众“在场”并极有可能影响戏剧的创造过程。

  在今天的这期Penguin Portrait中,我们将为大家介绍剧作家、编剧、普利策奖得主Marsha Norman,她的作品非常善于营造这种“在场感”。

  1947年,Marsha Norman出生于美国肯塔基州。她是家中长女。在路易斯尔维尔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,Marsha成为《路易斯维尔时报》的一名记者,同时她也为肯塔基州电视教育频道撰稿。工作期间,她有机会和精神卫生机构、医院的孩子和青少年们深入接触,这段经历不仅为她的第一部戏剧作品Getting Out(1977)带来灵感,更是直接影响了她的写作历程。

企鹅·肖像_Marsha_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企鹅·肖像_Marsha_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  Getting Out在1977年的Humana 艺术节上首演,讲述了一个年轻女孩在入狱八年之后尝试与世界达成和解的故事

  她看到人之所以为人所要承受的所有痛苦,因此在一篇文章中,Marsha告诉读者她的写作动机就是直面那些“困境”:“如果你发现一个勇敢的人正深陷某种困境之中,请将它写出来。写写这困境是怎么产生的、这个人做了什么,最后事情变成了什么样子。” 奇特的是,对于“如何解决困境”,Marsha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,她自己也坦承:“如果它会带来伤害,那就让它伤害吧”。这位“百毒不侵”的作家笔下的痛苦深刻而具有穿透力--既然我们无法摆脱命运,至少我们要知道我们是如何变成破碎、孤独的个体。

  1983年,Marsha创作出night Mother(《晚安,母亲》),这是她最出色也是最为人熟知的一部作品。该作品获得了当年的普利策奖,还得到托尼奖的四项提名。在American Repertory Theater首演后,该剧转移至百老汇的 John Golden Theatre 上演,同样由Tom Moore执导。直至1984年,《晚安,母亲》 共上演380场。

  1986年,两大奥斯卡影后Anne Bancroft和Sissy Spacek共同主演《晚安,母亲》的电影版,她们的表演十分动人。

  2005年,Marsha 改编了非裔美国作家Alice Walker的经典小说The Color Purple《紫色》,并将其搬上百老汇音乐剧的舞台,词曲由 Stephen Bray、Brenda Russell和 Allee Willis共同创作。2006年,该剧共获得11项托尼奖提名。2015年,《紫色》重新在百老汇上演,最终于2016年获得“最佳复排音乐剧”、“最佳音乐剧女主角”共两项托尼奖。

企鹅·肖像_Marsha_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企鹅·肖像_Marsha_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  《晚安,母亲》几乎可以说是Marsha最出色的作品,它集中体现了Marsha的写作核心和她对个体的关怀。该剧最显著的标签应是“直面死亡”,但同Tuesdays with Morrie(《相约星期二》)的温情脉脉完全不同的是,Marsha对于死亡的处理更为直白——她将死亡看作一种选择,而不是一个在远方的结局。

  戏剧讲述了一对母女如何度过一个普通夜晚中的九十分钟。一开始女儿Jessie就十分平静地向母亲Thelma宣布了她即将在当晚自杀的决定。Jessie大约三四十岁,是癫痫症者,发作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和意志。除了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以外,她还不能掌握自己的生活:她深爱的丈夫出轨与她离婚,儿子还是个惯偷。由于她的健康状况和沉默寡言的性格,她找不到工作,只能与母亲同住。这本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,但她一反常态地开口与她母亲说了很多的话,那些困扰着彼此、让彼此苦痛不堪的真相和细节渐渐展现在两人面前。这或许是一次坦承的谈话,可是却注定走向无声。

企鹅·肖像_Marsha_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  Thelma苦苦哀求Jessie再试一把,或者等到Thelma去世后再做决定。但Jessie是怎么回答的?她说也许还有别的方法能行,但“也许能行”(might work)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够的了,她要的是“一定有用”(will work)的方法带她走出这个困境,而这就是她选择自杀的原因。

  “时间”在Marsha的剧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。她曾说“紧迫性是讲好一个故事的关键”。九十分钟的《晚安,母亲》中没有任何停顿和中场休息,剧本上写的时间和舞台上钟表的时间开始于晚上8:15,而这正是现实中戏剧开始表演的时间。在电影中,“时间”这个概念则被进一步放大,饰演Jessie的Sissy Spacek在一开始就把家中所有的钟表收集起来,一个个校准时间。因此观众从一开始就必须完全地进入这个情景,与Jessie一起倒数她的生命。这正呼应了斯坦纳所说的“在剧场中,人既是他自己,也是他的邻居。”

企鹅·肖像_Marsha_Norman:若今晚我们就将死去

  Jessie一项项完成计划表上的工作,有条不紊地将家里收拾好。对她来说,或许这是为数不多的终于能够掌控的事情

  当然,Marsha并不是鼓吹人们放弃生命的意义。相反地,Jessie的死有更丰富的含义,比如我们究竟对自己的人生有多少完全的把控?我们可以自由地对自己的“选择”作出选择吗?是什么阻碍了我们的不自由?我们为何最终变得如此孤独?


相关评论